تعديل الخط
Please wait while JT SlideShow is loading images...
Étincelle dailleursAs Love is Not EnoughAs Love is Not EnoughTAOU2AMlivhis01livhis02livhis03livhis04livhis07livhis08livhis09livpo017livpo018livpo019livpoe01livpoe02livpoe03livpoe04livpoe05LeDroitDePartirlivpoe05AkaleidoscopeLo que el silencio enmudició
Galleries - الألبومات
Please wait while JT SlideShow is loading images...
Photo Title 1Photo Title 2Photo Title 3Photo Title 4Photo Title 5Photo Title 5Photo Title 5Photo Title 5Photo Title 5Photo Title 5Photo Title 5
Visitors - الزوار
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

23 - يوليوز - 2017


让我们下雨吧

——给一个下雨因他而有意义的人



沉重的寂静蔓延

天空因我们的云而过度拥挤

启示从沉默的毛孔渗出

够了!

来吧

让我们下雨吧

用我们的愧疚弄湿床单



我对雨的热情

让你恐惧

你总是渴望露水

你从黎明遗忘的

花蕾中汲取

一只手掌抹去嘴角的痕迹

另一只手

握着花刺

过于自信

你把自己遮蔽

在爱情之外



从精神的空虚之所

采一朵野玫瑰给我

在我的脚前

将我践踏



你在我的衬衫下

寻找儿时的气息

我在你的双唇间

寻找像我一样的诗

你想让我成为另一个人

我需要一个

让我成为自己的男人



枕头靠在

我们的痛苦苦楚上

而床

徒劳地坚持

折叠着距离

我们各自

怀抱一个秘密的旅程



是你的灵魂还是

我的影子

在我的失眠之上

入睡

抑或是不在场的证人

在查证事实



你啊

在伤痛里躲避

那疤痕植根在我体内

就像我

属于你的手掌

我是你满足的部分

那么你满足一个

用幻想达到极致的女人吗

驯化它们

在家庭的门槛上

我的使命

就是为你的沉默

发明低语

把我的手

方在吹奏处

这样我可能会找到你



深远的界线

诱惑我

除了我在你里面的旅行

就像我的血液一样遥远

和你拥挤在一起的

是感觉

那么我要把你藏在哪里

不被欲望的眼睛看见

我又如何能保护你远

离我的饥渴

当你流入我的杯子

当月亮在你的脑海中旋转





来吧,
让我们回应

钟鼓的召唤

扔掉披着面纱的言语



音符

从诗歌

游荡开去

琴弦表示哀悼

我担心

死亡会窒息

我们之间未产生的

一切



只有大海

值得我为之痛苦

我把所有清醒的时光

给它

在世界的泪水

冲走我之前

十一

我让自己站稳

在泪珠间

因此诗歌达到圆满

十二

当微风徐徐

不要关门

我们的内脏被热度挤压

而月亮

谢绝了我们的陪伴

另一个夜晚

过去

没有处子的眼泪

没有哀鸣

也没有欢呼

来吧
让我们鸣唱

当夜莺

被厌倦笼罩

十三

你高歌

远离我欢快的声音

眩晕

控制了我

难道夜晚

还不够吗

就象山的歌

和云角逐

来吧

在最后的呼吸里

在亲吻的项链上

采集语言的贝壳

十四

浪费在

无语的生命旁边

风抚慰着一封信

那是我

为第二次生命拾起的

十五

我的喉咙

给深埋的呻吟堵塞

我会对风儿敞开心扉吗

还是跌落

在喑哑的伤疤

隐藏之处

如何能把它

连根拔起

而土地

不会流血

在我的脚下

十六

你让我赌博掉

我的部分

去赢回自我

就像太阳

在沉默中滔滔不绝

我迷恋我的弱点

不因为眼泪而羞耻

十七

摆脱

所有属于我的东西

仿佛衣箱

滚落

在一种丧失

和另一种之间

透过你的眼睛我看见自己

那么为什么

把我远远

甩在后面

十八

我不在乎

如果你保留你的水

只有火对我有意义

十九

在这里

我悬挂我的微笑

在痛苦的衣夹上

去赴想象的约会

因此

口红被发明出来

二十

我快步行走


在一个身影后

专注

我疼痛的脚

二十一

需要整个一生

从我的童年

恢复

你需要一个童年

在我心中长大

我们需要死亡

证明我们的爱

二十二

疲惫的身体

在你的归来的重力下

垮掉

它应该舞蹈

还是祈祷

它又如何能

忍受

让沉船燃烧的

快乐

二十三

要压抑多少

快乐

才能不丧失

我对你的所属

在这里

我从你恢复自己

这样才不会丧失

抱怨的能力

二十四

我保存出卖我的

记忆

赤裸着

冲向未知

为了考验呻吟的华丽词藻

我去掉我半生

第一行的

一个字母

我徘徊

走出我的极限

寻找失落的童年

自欺欺人

失败比离弃更好

我收集失去的部分

在不存在中

制作成木乃伊

类封存

这样我生命的幻境

就能活下去

二十五

在一起

一切成为可能

甚至分离

二十六

但是

我梦见

俯瞰大海的窗子

温情的壁炉

你的手移开

压我在胸前的石头

我梦见

带有你的汗水的雨

比我的失眠更长的夜晚

以及一尊花瓶

就像东方绘画中的那样

二十七

我梦见

攀登水的梯子

朝向地平线

在那里

你的手牵着我

带着星光的温暖

二十八

保护我

我的身体渐渐变得虚弱

我夜晚的云

喜欢睡眠

在你胸前的草地上

保护我

丢下问题的手柄

大海厌倦了我潮汐的泛滥

保护我

为了明天的遗赠

昨天的丧失

在等待你

二十九

来吧

让我们下雨

渴望已经成熟

在灵魂的容器里

你是无与伦比的情人

教会我夜的仪式

 

教会我夜的仪式

教会我夜的仪式

优雅地上演痛苦

用高跟鞋

踏灭秋天最后的气息

教会我夜的仪式

敲击时间空旷的容器

从沙漠之口

汲取清水

教会我夜的仪式

我就可以倾听我身体里

泥土颗粒的修复

教会我夜的仪式

和让我惊吓的鬼魂跳舞

然后在他们疲惫的时候

入睡


教会我夜的仪式

让我用我的睡衣

为你建立王座

在你的脚下睡去


教会我夜的仪式

从梦中诞生

醒来时

爱我自己的死亡


 

秋色

 

——给亚瑟·伦勃朗

 

他为了寻找自己而远行却走失

 

秋叶

凋落

在你眼里

 

绿

在我眼里

落着巴黎的眼泪

哀悼

她年轻的诗人

没写完诗就离开

当他放弃了

诗歌

我放弃了

你眼睛里的秋天

在诗歌奄奄一息的

地方

 

是死亡还是

出生

让我着迷

 

伦勃朗

 

任何让我舌头

解开的触摸

植根在

单调的低语的泥土中

 

那里的海

 

隐藏

在浓雾后

仿佛隐藏

痛苦的忏悔

 

你是恋人

不是英雄

带着你的孤独

出发

寻找自我理类似梦境的东西

 

在梦醒时分

放慢脚步

 

我不是

逃避丑闻陷阱的人

 

波浪的张力

在我的脉搏中

 

震动

 

不要假装黑暗的镇定

你在我内心

鸣叫

仿佛早晨的鸟儿

 

如同渴望这样的东西

 

我们失去了

如同渴望这样的东西

 

当安静的树木

变得密集

我们避免

修剪那些最初的

枝叶

 

故事

让我们迅速冲到结局

讲述者的

死亡

 

是极限的庆典

还是出于过分渴望

我们教育河流的盲目

冲向河口

 

我想要离开

但是担心你不会

用暴力阻拦

那种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的人的

暴力

 

因为

由于我所知道的极限

我错过了了解我想要的

 

顺其自然

 

逃避

肋骨的疼痛

 

桌子

缺乏信心

无法在我手下

稳定

 

座位

厌倦了

整夜站在字母的

门口

 

墨汁

像康复期的恋人一样

在忧伤

 

杯子

饥渴

深思过去的苦涩

 

窗户

关住了

我的梦

 

全部在我的屋子里

我失望的见证

当我避开启示


顺其自然…

 

这份爱

比我的纸张所能承受的

更深厚

 

水生的爱情

 

水生的爱情

如何能攀登山峰

 

山峰又怎么能

像琼浆一样流淌

 

把我放进你床边的笼子里

就像一只闹钟

编织时间的皱褶

在你眼睑上敲击

 

每当夜幕降临

我吟唱:

“哦  夜晚

呆得久一些吧

把我带回

开始“

 

我要准备的

为山峰从雪中出现

而不是

肋骨的温暖居所

而诗歌


由我的欲望组成

因为你没有海

我收集

所有的海

在蓝色香水的瓶中

 

因为我没有山

我用自己内部

磨损的骨头

建立

 

因为我们没有时间

就把永恒

缩减成

一个致命的拥抱

 

返程列车

 

列车

把我从你温柔的子宫带回

越接近目的地

我就越远离自己

 

我妒嫉树木

朝你的方向

疾驰

仿佛完美的瞬间

而想象散布

回放我们的相遇

 

缓慢

仿佛一个啜饮最

后几滴的人

 

远处

由来已久的

是我们年轻的

爱情

 

来自生活

 

如果我不了解陷阱

它认识我

很多次我转身

很多次我跌倒

很多次我交叉双臂

这样我的心才不至于迸裂

从你凝视的寂静中

 

仿佛你低低的云

 

我害怕

如果我熟睡

确信明天准确的时间

准确让我再次

确信

 

来自生活

 

很多响尾蛇

在疯狂的原野上


还有语言的原野

 

我从没错过和秋天

约会

每当我用茉莉花

装饰我的前额

哀悼很快来临

 

不在意

 

我准备好

为更多的灰烬

 

那么燃烧我们

爱的尸体吧

 

不要在意

字母/信件的墨迹

 

他说我需要你

 

他说我需要你

 但愿他知道

我多么需要自己

 

我离自己孤独的距离

是多么凄凉

 

我已经厌倦了给与

心中只有疑惑

 

你的心充满确信

梦的奢侈

无暇的幻象

等待我的

是一个又一个的

明天

 

而我的幻象

早已离开我

 

在昨天以前

 

曾经的一个雨天

 

她会在一个雨天

到来

她会把潮湿的记忆

挂在衣夹上

把粘在高跟鞋上的

疑惑的泥土

摆脱

 

赤脚冲进他的含糊其辞

带着黑暗般的

犹豫

 

她会裸体般优雅地

走向他

简洁如处子的梦

高耸如渴望的山峰

机缘般

不可思议

 

夜会降临

穿着短袍

拥抱如啜泣一样

频繁


早上会从懊悔的窗子

破晓

无情

仿佛磕磕绊绊的爱情

 

超过剂量

 

仿佛

另一个时代的女人

我把我的听诊器

放在世界的心脏

它听不见我

 

每当岩石崩裂

我带我的熔岩

涌向荒漠

 

然后

漫过残败的枝叶

是我对虚无的

奉献

 

我会畅饮暴雨

并可能

因为爱的超过剂量

而死去

 

黄昏的手掌

 

我抓住太阳的

最后一次眨眼

在我的杯子里

和黄昏的手掌一起

入睡

 

我的寂静

轻轻的攀登

 

一道闪光

躺在满足的怀抱里

 

从此不再恐惧

死亡

 

他的领带

 

在春天的花香和他

之间

是一条领带

 

它粉色落在他

覆盖着草和露珠

的胸前

 

巨大诱惑着她

而他不擅长解开结扣

 

像疲惫的蝴蝶

她停落

在一朵玫瑰上

(等待奇迹)

停落

他的领带上

 

不可能的夜晚

 

在慢慢消失的

和慢慢前行的日子

之间

我记起有着同样问题的

我的姐妹

 

是不可能的夜晚

把我们的寒冷

和它的霜冻联合起来

 

因为对温柔夜晚

的渴望

我们绝望地出汗

 

我们打开窗子

逃离自己

奔向天空

 

爱情近在咫尺

 

离爱情咫尺之遥

 

她很快

失望

感觉异常尖锐

仿佛

一个错过约会的人

 

空荡的床

会伤人

 

它隐秘地噬咬着

她的苹果

 

苹果

生命短暂

 

荷香

 

我的花园

没有守卫

只有一些

鸽子

把慵懒的遗迹抖落

晶莹而白的翅膀

 

滴水

洗涤着我头发

中污浊的夜

 

我戴上

三滴荷香

渴望的汁液

分在两只镜片间

 

仿佛一朵玫瑰

可人的露珠

我为一个旅人

准备了黎明

他可能在我等待的时候

驻留

 

爱情永驻

 

迷失在

梦发光的

橱窗前

 

你触摸一只突出的

硅胶乳房

 

被绊倒

一个肚脐

穿孔

隐秘地呼喊

出生的脐带

 

 

在绷紧的

隆起的

臀部上

错过…

节奏

 

双倍厚度的

嘴唇

吮吸你

担心你的吻

 

迷失

在你的冷漠

和梦的霜冻之间

渴望的野兽

在玩弄

你孤独的火

 

你逃离

 

从恋爱的年龄

到永恒的爱

 

抱歉

我的胸部无意中

落入你手掌

有血有肉

 

虚假奇迹

 

欲望的边缘

风弛骋着海浪的

孤独

入侵

它们的泡沫

 

这是

虚假奇迹的夜晚

 

一个眼神

剥光她

 

她关掉灯

这样问题就不会增生

 

康乃馨的震颤

 

康乃馨的振颤

诱惑你

你闭上眼睛

每当微风掀起

我的裙裾

我大腿的白色

刺激着

你的羞怯

 

你的青春

绊倒在我的裙裾下

诱惑着我

 

每当我的声音

吹拂

在电话线上

 

我多想是一个子宫

 

——给萨里姆

 

他叹息的回声

让我

心痛

 

我的灵魂

在他眼眸下雨的时候

干涸

 

我多想

是一个子宫

像他的床那么大

 

包裹他

当天空阴霾

 

当他的眼睛

充满泪水

 

我的孩子

 

傲慢的山

 

阿卜杜拉提夫·多卡奥维

 

他孤单的高傲

仿佛高山一般

 

星星聚集

包裹

 

他无法愈合的记忆

的伤痕

 

仿佛统治者

我赤足闯进

他的痛苦

 

他让我懂得

对那些有翅膀的人们来说

脚失去了价值

 

控告:女诗人

 

他们把她的子宫

钉在十字架上

 

在干涸的

血滴中

在土壤中

搜寻

 

一支

 

男人的笔

 

 

不在场的事物

 

 

大海

拥抱着

雨水

 

在我窗后

 

我因你的不在

而湿透

 

 

窗子

只有阵雨

让它微笑

 

而灰尘

粘在我身上

 

 

沙发

注定等待

 

怀抱着

他的气息

他的固执

和他大声地脚步

 

它看见

一个要和别人分享情人的

女人的忧伤

 

 

杯子

找不到

饮料

 

适合

耻辱的

祝酒

 

 

椅子

在他心的角落

停歇

面对我的忧伤

 

空洞

它充满我

 

每当你的不在场

下雨

我借给它我的外套

 

 

岛屿

脚被盐

噬咬着

 

重新找到

它对大海的忠实

忠实于它的起伏

 

 

我离开海

而海在我的血液里

咆哮

 

 

带着不必要的

负担

 

出于忠实

 

他从来

不忠实于欲望

停留

 

 

因为他总是在移动

 

灵魂的镜头

只抓住一个景色

 

从车窗上悬挂

 

 

旅途中

要小心

 

不然我的灵魂会破裂

 

在你的行李中

 

十一

 

在他之后

我的废墟

升起

 

将我绊倒

 

难道我没有教会它走在

他身后吗?

 

十二

 

每一次开始

都是一首诗

 

每一个结局


都可能是开始

可是结局为什么让我流泪呢?

 

法蒂哈·莫奇德著

诺丁·祖特尼译自阿拉伯文

杨于军译自英文